第263章 我成了落榜的黑化进士(2)
书名:我穿成了每个世界的炮灰NPC 作者:无斓孜叶 本章字数:2330字 更新时间:2021/05/31 19:47:32

足以见得,周景缘的天分有多高。

他才十七岁啊,同村的绝大多数同龄人,都还在童生试上苦苦煎熬。

越是偏僻的地方,就越是知识普及不到,就越是落后。

清风村就是这样的一个地方。

景缘身前书桌上,最精致的一个小物件可能就是那个熏炉了。

除此之外,那浓烈的有些扑鼻的墨味很是劣质,书桌很低矮,布满细碎裂痕的木板上铺了一层油纸,也不知道用了多少年。

还有那些笔墨纸砚,景缘刚刚睁眼的时候,只是匆匆扫了一眼,没有细看。

如今仔细一看,景缘就发现毛笔的笔杆上都是磨痕,毫毛分叉严重,一看就是反复使用了很多年了。

书页泛黄,书脊上的缝线磨的皱巴巴的,纸页看起来格外脆弱。

景缘觉得,仿佛自己稍微用力喘口气,那书卷就要散架了。

砚台也是最低劣的次品,景缘低下头,果然不出所料。

身上穿着一身麻衣,宽大的袖口紧紧扎起,应当是为了方便伏案写字。

景缘忍不住叹气,看着摇摇欲坠的木板书桌上那些摞起来比自己还高的残破古籍。

再看书桌上地上随意铺着的写满蝇头小字的纸张。

景缘随手拈起一张纸,只是扫一眼,就觉得眼睛生疼。

密密麻麻的字迹已经模糊了,毕竟墨汁和纸都是最差的。

这么小的字,还能勉强看清笔画,必须得提笔写字的功夫非常纯熟。

原主还只是一个十七岁的少年啊,这也太刻苦了吧。

景缘只是匆匆撇了一眼,就仿佛看到了一个稚嫩懵懂的孩子在牙牙学语的时候,就被家人送到老秀才的破旧私塾。

念着完全无法理解的佶屈聱牙的文章,自此之后,再无童年。

这个世界上或许真的有天才,也或许周景缘自己也是那个天才神童。

但是再天才,没有十几年如一日的付出,也不可能达到如今的成就。

十七岁的举人,在大虞朝中,年龄最小的举人是一个年仅十岁天纵奇才。

举人,基本上都是二十四五岁的青年,最年轻气盛风华正茂的年纪。

可以说原主周景缘,现在已经是名利双收了。

但是他依旧坚持每日废寝忘食悬梁刺股的学习。

因为他的志向不止于此。

景缘忍不住感叹,这么一个坚韧沉默又聪慧的人,可惜了。

没错,周景缘的确称得上一声天纵奇才,可是他却最终止步于进士。

从来自傲,甚至自负到自卑的少年,落榜了。

周景缘考过了一年后的会试,依旧是第一名会元。

一如当初的童生试乡试,会试他也一举夺魁。

可是在殿试的时候,周景缘落榜了,只是一个普通进士,十二名考生中排名第四。

可以说是刚刚过了殿试,殿试只要考中,就是进士,落榜则为贡士。

大虞朝的惯例,第一甲、第二甲、第三甲,均赐同进士出身。

第一甲共三名,第一名俗称状元,第二名称榜眼,第三名探花。

周景缘这个第四名,则是第二甲第一名了。

虽然依旧是第一名,但旁人见了,却无不扼腕叹息。

可以说,刚刚好和三鼎甲错过,不仅在周景缘心里,在皇帝心里,也同样是堪堪落榜。

真是太可惜了。

三鼎甲,那是多么光宗耀祖的事情啊,周景缘从一开始,就一直是稳稳的榜首,从来都是第一名。

偏偏在这最后也是最重要的殿试上,落榜了。

这是何等的令人无奈啊。

但是事情已经发生了,京城从来都是一个趋炎附势的地方。

当今天下,天子圣明,河清海晏四海清平。

官员们也大都恪尽职守,京城根本不需要那么多官员。

周景缘便被外放了,虽然按他的成绩来看,留在京城绰绰有余。

因为,周景缘和那状元郎是同村人,而是两人还因为殿试而结下仇怨。

一个边境乡野中的小村庄,竟然出了一个状元郎。

一下子,周景缘的光芒就被那状元郎给彻底掩盖。

所有人都理所应当的忽略了他,周景缘的性格脆弱,这是他人生第一次遇到挫折。

还偏偏,一锤定死了他的未来。

他是个失败者,他输了。

当时殿试的时候,周景缘眼睁睁看着一开始平庸无能,一直都默默无闻的状元郎,突然在皇帝面前锋芒毕露。

他嘴里说出来的那些见解,乍一听简直是惊世骇俗,但仔细一想,却并不道理。

皇帝也被他折服了,眼里满是震惊,直接钦定了他的状元之位。

也是因为如此,周景缘才会心神大震。

更可笑的事,殿试未开始的时候,那状元郎还装模作样的瑟瑟发抖,周景缘还好心出面安抚了他几句。

如今回想起来,那个面容胆怯的消瘦青年眼里分明满是精光,分明是把他当猴耍。

殿试之上,本就极其紧张,周景缘又心神不宁,导致频频出错,最终彻底无缘三鼎甲。

后来殿试出来之后,周景缘才得知,那状元郎周冬,竟然和自己同样出身清风村。

周景缘看到横空出世的纤细少年,正和一群达官贵人谈笑风生。

当真是,春风得意马蹄疾。

周景缘回忆了一下,发现自己的记忆里从来没有一个叫“周冬”的同窗。

这个清风村少年周冬,仿佛是凭空冒出来的一样。

就这样生生夺走了周景缘追求一生,只差最后临门一脚就能抓在手里的东西。

就是因为,万事俱备只差那最后一场殿试,而且周景缘还本来胸有成竹,偏偏出了意外。

周冬说出来的那些理念和观点,在场所有人简直闻所未闻。

比如开凿大运河,修筑万里长城,还有对待蛮族敌寇,用刚柔并济,文化渗透,经济压制的法子,全方面的对其进行同化……

很明显,这是根本就不该出现在这个世界上的治国理念。

周景缘不明白,不代表景缘不明白这代表了什么。

那个状元郎周冬,的确是清风村的村名,但他不叫周冬,他甚至不是男人。

他,或者说是她,就这个世界的女主,穿越而家的周小艺。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